首页 >> 黄金回收销赃

飞艇计划: 第一百二十五苏拉 威胁

【文学楼】欢迎您牢记域名:,方便下次阅读小说《》最新章节...来者是个严肃的中年人,带着粗布头巾,梳理着整齐的胡子。

【最新章节阅读】穆哈迪仔细观察,发现对方腰间佩戴着的弯刀是商业家族的制式装备,从把手判断,保养的程度很好。 他走动的时候。

袍子下面的凉鞋是不是现露出来。 这个男人尽可能的让自己的眼神显得坚定,自己的表情透露出坚毅,但在心灵术士眼中,雕虫小技罢了。

[搜索最新更新尽在..]从对方弯腰时,外袍的曲线可以看出来,这个男人在他那件朴素的灰黄色袍子里,还藏了其他武器。

穆哈迪放开自己灵能的触角,饥渴的刺探着对方的每一点情绪波动,让自己牢牢把握住先机。

这个中年男人代表经营这座贸易站的商业家族发话了,“这位大人就是提尔的军官?我很感谢你提议交还俘虏的我军斥候。 ”“我没说把他们还给你们,我只是说,他们有可能被还给你们,”穆哈迪模仿着泰西安说话时铿锵有力的语调。 “到目前为止,我还奴隶劝着这些精灵朋友们不要把俘虏杀了吃掉,但我不确定还能阻止他们多久,尤其是当我不确定你们是不是真的勾结疯马部落的时候。

”“我们的首领与疯马部落结下了合作的盟约,”中年男人回答,“希望大人能谅解,在这艰难的时代,我们不得不寻找更多朋友。 ”“而这些精灵……”男人伸出手来直至大帐内众精灵武士,“他们平时就到处打劫商队,甚至袭击其他部落的阿吾勒。

据说前些日子,这些精灵们不知怎么的弄到了大量金属武器,于是就更加的肆无忌惮,甚至消灭了好几个其他的部落。

”“杀了他,然后把他的头挑在矛尖上,让那些商业家族的士兵知道害怕!”武士谢里夫听了对方的话,用精灵语提议道。

“不,让他说下去,我们要保证使者的安全。

”穆哈迪也用精灵语回答。 “我们萨尔泰家族一向是提尔的朋友,现在也愿意为提尔的执政会议效劳。

”作为使者的男人继续说,“但是我们和提尔追捕的那名逃犯没有任何关系,而且据我们所知,疯马部落也没有。

”“希望大人不要加入这帮无耻的精灵,他们所作所为,都是在破坏提尔对外的贸易通道,导致尊敬的革龘命政府可以利用的资源愈加稀少。

”少年听完对方的话,点点头。 “这么说,你是要和疯马部落并肩作战喽?你有考虑过要是疯马战败,贸易站里的人会是什么下场么?”中年男人的神色有些僵硬,显然他也对可能与提尔为敌这个事实畏惧不已。

在灵能的探测下,穆哈迪可以感受到对方的脑海里涌现出一丝害怕,一丝动摇。 ”“我们不会战败,”使者生硬的说,“我们将在围墙上和这帮尖耳朵的战斗,我们将在广场和这帮尖耳朵的战斗,我们将在房屋内和这帮尖耳朵的战斗。

到最后,这些精灵们会丢下无数具尸体,在萨尔泰家族的忠诚士兵面前落荒而逃。

而提尔也不会因此和我们为敌,大人,您的一意孤行最终只能证明自己的错误。

我们家族在执政会议内部,也不是没有朋友的!”他不像是在说谎,少年思索,灵能告诉自己,对方抛出威胁的语言时是有些底气的,看来城里真的有商业家族的利益代表。

但是这还不足以让穆哈迪打退堂鼓,他回击对方。

“我手下的人捉到了一个叫哈桑的男人,他自称是从贸易站里逃出来的。 据他所说,疯马的人自己承认,他们收容了一位亵渎者法师。

而且你们的卫兵明明对此之情,却在这里对我装模作样,这是对提尔友好的态度么?”对方动摇了,他的脑海里一片混乱,既有担心精灵们立刻翻脸的恐惧,又有被揭穿了底牌的慌张。

他努力组织起辩解的言语,“我没听说过什么叫哈桑的人,大人,那个人可能是精灵们的奸细,故意像大人提出错误的情报的!“听到哈桑这个名字,大帐里的精灵武士们神色都有些怪,法赫德更是哈哈大笑。

“居然说哈桑会给穆哈迪提供错误的情报。 小子,你不知道么,这位提尔城的大人是位心灵术士,任何人都不能欺骗他!”法赫德是个青年精灵,但是论起岁数来,未必有中年男人大,称他小子是在故意挑衅。

但是使者心慌意乱,一面在心里责怪卫兵们玩忽职守,居然把那个奸细放跑了;一面听到对方居然是个心灵术士,惶恐难以自已。

大帐里的精灵们都在哈哈大笑,法图麦一边啜饮着自己袋中的马奶,一边对自己的支持者们开着玩笑,说来使是个“用双脚走路的毛驼粪,腰部往上的部位全是装饰”。

“我再问你一遍,疯马真的没有窝藏提尔追捕的逃犯?要是事后发现你们在协助疯马部落隐藏革龘命的敌人,那么我保证下场将是可怖的。 ”来使挤出了最后一句无力的抵抗,“绝对没有这样的事,萨尔泰家族对提尔绝对忠诚,对珊瑚女巫大人也绝对尊敬……”“那你们到底是打算与我的提尔新军战斗,还是不战斗!”穆哈迪用不耐烦的语气逼问。 “我们……我们不能背弃盟约,何况你根本没有足够的证据,怎么能说打就打?”使者还在挣扎,但是他开口时,底气明显不足,估计连他自己也说服不了。

“珊瑚女巫大人在提尔城推行的政策,我想你们也听过。 对于反革龘命分子,她向来主张宁杀错,不放过。

”少年说。

“告诉我,你的同僚,还有长官,是提尔的朋友还是敌人?”“朋友!”对方咬定,“自然是朋友!”“那就滚回去,告诉他们好好考虑我的话。

看看你的上级是像你一样决定顽抗到底,还是他们更聪明些,觉得袖手旁观,继续保持与提尔的友谊,同时换回那几个俘虏的命!”“就凭这一番话,就像让商业家族的人收起武器,我看很难。 ”等第一个使者出去以后,法图麦评价,“他们和部落民不同,他们很看重契约一类的东西。

作为在各个城邦之间往来的商人,他们也不可能走得和一方太近。

更别说提尔的前途,沙漠里大部分人都不看好。

”“我们以前好像劫掠过这家的商队,”法赫德说,“谁说得清呢?天蝎纵横沙漠数百年,劫过的人太多了。 不过我好像看出你打的什么主意了,穆哈迪朋友,继续下去,看看你能不能对付剩下来的那两个使者。 ”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又被审核了,一大段话都没了。

标签:黄金回收销赃,卢伟聪上海,山东地暖死人